顶点小说 - 都市言情 - 淘汰当天,我和天后结婚了在线阅读 - 第19章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

第19章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

        监控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善坐在椅子上,望着电视上的周子午,脸上表情极为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《新声季》的总导演,他大概是全场几百人,心情最复杂的一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他,既庆幸自己将周子午请到冠军之夜的决定,又懊恼地想把之前的自己从时间里拖过来,狠狠打上几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有颜值、又有实力,还会写歌,现在还有话题度的选手,你怎么就能让他淘汰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没有淘汰他,那他和楚清秋官宣之后,是不是就能给后续的几期节目带来巨大的流量?

        一路过关斩将,强势夺冠的他,是不是又能给节目组带来更大的话题讨论?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在他心目中,如果周子午当初不被淘汰,那今天的冠军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想到以上的这些,如今都已从自己手中溜过,杨善就心痛到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能让他感到些许安慰的是,周子午还是在决赛这天来了,也算不幸中的万幸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喜欢我,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孤独的沙漠里,一样盛放的赤裸裸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唱这两句时,他保持着抬头仰望的姿势,眼神坚定,仿佛是用自己高亢的歌声,对抗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眼睛一下子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己就养过蔷薇,知道人工栽培的蔷薇并不会结果,可在外生长的野蔷薇,却会结出圆球形的红色果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并不是蔷薇在“看人下菜碟”,而是因为对人来说,蔷薇的价值就在于它娇艳的花,至于它的果实,则没有存在的价值和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人工一代代的繁育选育,那些“听话的”,花开得好,不结果的品种被留下。而那些不听“人话”的结果蔷薇,则是“失败品”,可能会被随手丢弃。

        蔷薇开花结果本是天性,却因为没有按照人的意愿发展,就成了选育过程中的失败品。可它本身,并没有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独自一人站在“光明的角落”的他,就像那株结果的蔷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没有做错什么,只是和自己官宣了,就被无数人口诛笔伐,甚至成为他们攻击诅咒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喜欢他,没有人替他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“爱”着他的自己,还因为给了他一些事前约定好的补偿,便心安理得的让从未接触过网暴的他,身陷旋涡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中一定很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,他平时也一点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孤身被丢弃到残酷的沙漠,也要“盛放的赤裸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觉得,此刻,她才真正认识了自己的“丈夫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亢的歌声过后,周子午又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么高兴,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世界说,什么是光明和磊落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段长音过后,钢琴音、伴奏、人声全部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空出的一拍当中,周子午又一次深吸一口气,然后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空海阔,要做最坚强的泡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声高亢,乐声激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回答那些问他是谁的人:我就是我,是周子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什么癞蛤蟆,也不靠楚清秋丈夫的身份来粉墨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就是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只是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我的定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喜欢我,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孤独的沙漠里,依然盛放的赤裸裸~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的尾声,钢琴音跟着人声再次柔和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释然了,我何必还要在乎你们的看法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让我做一株孤独地生在沙漠里的不听话的蔷薇,独自盛放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哗!!”

        灯光大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场观众,纷纷送上自己的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掌声之大,不知道的还以为台上的周子午拿冠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之前,绝大多数的观众,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,来看看这个近些日子,在网络上搅风搅雨的周子午,究竟是个什么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句话说,就是为找乐子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这首歌过后,他们才第一次“认识”了周子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因为他是谁的谁,只是因为他是周子午,一个颜色不一样的烟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台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参与冠军角逐的几位选手,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视上,现场的热烈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什么鬼?

        说好的只是开胃菜,你直接把国宴端上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你这样唱,让我们这些后面出场的决赛选手还怎么比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知道周子午只是热场选手,他们都直接要打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水平的一首歌,还比个毛?

    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运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才觉得,自己这个名字真取对了,真是太走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当初第一轮淘汰赛,比的不是两人同唱一首歌,而是各唱各的,那今天坐在这里,参加总决赛的,一定不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监控室里的杨善,心里更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好的冠军选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好的宣传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咋就给淘汰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当初的自己,咋就不黑幕一下,保一下他呢?

        我真傻,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子午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主持人上台,见周子午要下去,便赶忙出声,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站在原地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,看样子还要采访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也没说有安排这个环节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一句话也没说,就直接被下台的王灿和张迪,看到突然被留下的周子午,也没有不服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为了点击率考虑,不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们知道,自己是因为周子午的原因,才被凑数请过来的,恐怕还要感谢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的这首歌,大家说好听不好听?”

        主持人看着观众席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预料之中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主持人笑了下,又问周子午,“但是,我对这首歌好像没什么印象啊,是你的原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点头,直接不要脸地承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导师席的三位导师全都看向楚清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并不是什么癞蛤蟆吃了天鹅肉,而是天仙配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能有这样的音乐才能,那他背靠的青梦传媒,怕是要摆脱“音乐荒漠”的称号,成为乐坛一股新锐势力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