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- 玄幻奇幻 - 秦天唐紫尘小说阅读免费在线阅读 - 第1417章 烈焰太上长老陨落(上)

第1417章 烈焰太上长老陨落(上)

        秦天和烈焰太上长老并未落地,甚至他们并未借助飞剑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对于他们这样的金丹期高手来说,已经不需要飞剑就能飞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两人飞至那巍峨的山巅之上时,他们便在虚空之中相对而立,仿佛两尊不朽的神祇,在天地之间月色之下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长老并未立即出剑,但他体内那颗璀璨的金丹却已经悄然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金丹的旋转,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他体内爆发而出,如同烈火熊熊,炽热而狂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衣袍在气势的激荡下猎猎作响,仿佛要撕裂虚空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长老深知自己比秦天早百年踏入金丹之境,因此在气势上理应能够压制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烈焰太上长老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气势,向秦天碾压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的气势犹如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,将周围的空间都扭曲得有些模糊,但秦天却如同磐石般稳固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体内,金丹开始缓缓运转,释放出淡淡的金光,仿佛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的体内有着两颗金丹,这是他独特的修炼之道,也是他力量的源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刻,他仅仅运转了其中一颗金丹,将大部分的力量都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另一颗金丹是他最大的秘密,也是他最强大的手段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若是此时将两颗金丹都运转起来,施展出伏羲剑法的话,那威力必定会倍增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他要杀烈焰太上长老,得出其不意,不然的话,这老家伙要跑的话,他要将其杀死,就没那么容易了,因此,他一旦施展绝招,那就要给烈焰太上长老重创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发现自己在气势上并没有压制住秦天,心中暗暗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亮出了长剑,向秦天扑杀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准备和秦天近战,这样就能彻底缠住秦天,让秦天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很清楚秦天御剑飞行的速度有多快,八九天前,他从昆仑山脉追杀秦天而来,以为轻易就能追上秦天,杀死秦天,但结果他追了上万公里,但还是没能追上秦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的心思,其实也和烈焰太上长老差不多,他也是要防止烈焰这老家伙逃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也瞬间出剑,锋芒毕露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位金丹高手,终于在这激烈的瞬间,拉开了对决的序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这两个门派,自古以来都以剑法著称,剑法之精妙,堪称修真界一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秦天并未祭出那柄威震天下的斩龙剑,而是手握离山剑,锋芒内敛,却又隐含着无尽的杀伐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非没有能力碾压烈焰太上长老,但他偏偏要在兵刃不占上风的情况下,击败这位老对手,以此锤炼自己的武技,追求武道的至高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出手,身形如风,快若闪电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手中紧握离山剑,剑身闪烁着清冷的光芒,犹如一条银色的游龙,在空中翻飞盘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施展的,正是师门绝技伏羲剑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的剑法变化无穷,时而如细雨绵绵,时而如狂风骤雨,每一剑都仿佛蕴含着天地之力,每一剑都蕴含着天地之道的玄妙,剑意深沉,仿佛能够撼动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烈焰太上长老则施展的是昆仑剑法,剑法古朴大气,每一剑都如同山岳般沉稳,充满了无尽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施展的,则是昆仑剑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剑法刚猛无匹,每一剑都仿佛能够劈开虚空,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剑法相互碰撞,发出金属交击的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气纵横,狂风呼啸,整个战场都被狂暴的剑气所笼罩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剑锋的碰撞,都仿佛能够引发天地之力的共鸣,让人感受到一股股强大的力量在涌动,仿佛要将整个空间都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若雪与红犼,两人小心翼翼地尾随秦天和烈焰太上长老其后,却并未敢贸然接近那座正在爆发着惊天动地的战斗的山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选择了另一座相邻的山峰,隐匿在岩石与树木的掩映之下,静静地观望着这场震撼人心的对决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若雪美眸之中闪烁着惊异与敬畏的光芒,红犼则是一脸凝重,浑身肌肉紧绷,仿佛随时准备应对可能发生的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目光都紧紧锁定在那两道身影之上,秦天与烈焰太上长老之间的战斗,早已超越了普通修士所能想象的范畴,每一招、每一式都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气纵横,如同狂风骤雨般肆虐着整个山峰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的身影在剑气中穿梭自如,每一次挥剑都仿佛带着雷霆万钧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烈焰太上长老则如同烈火中的凤凰,每一次出剑,都给人无与伦比的威压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若雪和红犼都被这场对决所震撼,他们屏息凝神,目不转睛地盯着秦天和烈焰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知道,这是一场真正的金丹期高手的对决,每一招每一式都充满了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与烈焰太上长老的战斗愈发激烈,他们的身影在剑气中穿梭,如同两条游龙在空中翻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每一次剑招的变化,都让人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心中充满了杀意,他想要将烈焰太上长老斩杀于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运转两枚金丹,再用上斩龙剑,那肯定要直接碾压烈焰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只用离山剑和运转一枚金丹,那两人就大致站在一条水平线上,这样才能真正锤炼一个人的武技和对战的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先前还觉得自己的底蕴更深,真气更为精纯,在剑道上的因此能压制秦天,但没想到,秦天真气之精纯,完全不在他之下,甚至秦天的剑术还隐隐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在猛攻,但秦天出剑自信且从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烈焰太上长老全力施展昆仑剑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的剑招越来越凌厉,剑气越来越狂暴,仿佛要将方圆几千米都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战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,剑气纵横,狂风呼啸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若雪和红犼这场对决所震撼,他们仿佛能够感受到那股强大的力量在涌动,让人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武技秘法之外,烈焰太上长老基本上已经使出全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秦天则是隐藏了太多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把长剑在空中交织出耀眼的火花,每一次的交锋都像是两股狂风的猛烈碰撞,掀起一阵阵强烈的气流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的剑法确实精妙绝伦,每一招每一式都充满了力量和速度,仿佛将天地间的火焰都凝聚在了剑尖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剑法已经达到了圆融无碍的境界,看似毫无破绽,让人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秦天却拥有一种超乎常人的感知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紧紧地盯着烈焰太上长老的剑招,细心地观察着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番仔细的寻找,他终于发现了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破绽就隐藏在烈焰太上长老的剑招之间,虽然只是一丝丝的衔接不畅,但对于秦天来说,这已经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,手中的长剑猛然一挑,直接刺向了烈焰太上长老的破绽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显然没有料到秦天的脸色微微一变,但反应却是极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剑招,想要挡住秦天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秦天的攻击已经如同闪电般袭来,烈焰太上长老虽然勉强挡住了这一击,但也被震得后退了几十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剑开始更加狂暴起来,剑气如虹,直取烈焰太上长老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专门挑烈焰太上长老剑招的薄弱之处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烈焰太上长老就被压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两人之间是在不断进行攻防转换的,但是慢慢地,烈焰太上长老的攻少守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秦天剑上传来的力道如山,压迫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烈焰太上长老已经有些难以支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骤然炸开,烈焰太上长老手中紧握的长剑与秦天的离山剑猛然相碰,爆发出刺目的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太上长老只觉一股沛然莫御的巨力袭来,如同狂风骤雨般汹涌而至,将他的长剑猛然荡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形不稳,连续后退,在空中不断卸力,足足退了上百米,才勉强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秦天则趁此机会,身形如风般疾驰而出,手中的离山剑犹如一条矫健的龙,在虚空中划过一道道耀眼的剑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每一次挥剑,都伴随着一声尖锐的破空声,仿佛要将这天地都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面色凝重,他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秦天的攻击节奏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试图调整自己的状态,但秦天的攻势如同狂风骤雨般连绵不绝,让他根本无暇喘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地,烈焰太上长老只能被动地抵挡着秦天的攻击,每一次挥剑都显得异常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秦天则是越战越勇,每一次攻击都如同狂风骤雨般猛烈,让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烈焰太上长老在秦天的猛攻之下,已经完全处于了下风,甚至可以说是被碾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无力感,他明白自己已经不是秦天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秦天则是越战越酣,他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离山剑进攻,一招一式,越发圆融,变得如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子简直太逆天了,他明明刚刚才突破金丹期,却展现出了如此惊人的战力,难道我们昆仑剑派的武技和功法,与伏羲门相比,真的存在如此巨大的差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心头波澜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自信满满地认为,凭借自己昆仑剑派的高深武技和功法,足以在近身缠斗中斩杀秦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随着战斗的深入,他渐渐发现,自己的想法似乎过于天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的每一招每一式,都仿佛蕴含着无尽的力量和智慧,让他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的剑法灵动而凌厉,仿佛能够洞穿一切防御,而秦天的身法飘忽不定,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让烈焰太上长老感到震惊的是,秦天在战斗中似乎越战越勇,仿佛有无尽的战意在体内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烈焰太上长老已经失去了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那股狂傲的自信,在秦天的强大战力面前,已经变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开始有了一种逃之夭夭的冲动,因为他隐约感觉到,如果继续和秦天死斗下去,自己恐怕会命丧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念头一旦升起,便如同野火燎原般在他心中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若是临阵脱逃,那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一旦返回伏羲门,将昆仑剑派的反叛之心公之于众,那昆仑剑派必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傻办法长老深知这一点,他作为昆仑剑派的长老,一直以来都以门派为重,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百年前,烈焰就成为了筑基期的修士,也成为了昆仑剑派的长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很维护门派,这才得到了掌教的信任,被赐予更高级别的功法和武技,然后他又经过了几百年,才成为金丹期的修士,成为昆仑剑派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在平时,有谁做出有损昆仑剑派利益的人,他肯定是要将其惩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谁因为怕死,让昆仑剑派处于危险之中,他肯定会开杀戒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这种事情摆在了他的面前,他的心中倒是摇摆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决定逃走,现在他才明白,自身的利益,远比门派的利益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死了,那就真的是一切成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苦修千年,才有今日之成就,他可不想就这么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天,你给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之间,烈焰太上长老爆喝了一声,剑法一变,凌厉一剑快速向秦天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中的长剑,瞬间变得通红,温度像是达到了几千度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的长剑之上,还有火焰缭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老家伙,终于拿出了他压箱底的本事,武技秘法“烈焰”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出剑的速度和威力,几乎是倍增了,而且,在他长剑剑气笼罩的范围之内,气温陡升,起码达到了几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家伙,是要殊死一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以武道秘法能杀死秦天,自然更好,如果秦天能挡住他的绝招,那么他就会跑路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