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- 历史军事 - 红楼:开局庶子,嫂嫂请自重!在线阅读 - 一百五十一章:嫂嫂开门——我是我哥!

一百五十一章:嫂嫂开门——我是我哥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贾斯文称赞:“科场舞弊,旧事重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丌诗轩拍案叫绝:“贾琮曾经牵扯到乡试案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历来董安掴都在,根据张阁老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安掴也在会推名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用这件案子作掩盖,暗暗指出贾琮有党!

        丁丑上书实为沽名买直,陛下也忌讳党这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会想到董安掴在掩护贾琮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失了圣心,这两人都得玩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初钱谦益可以说是天大的冤枉,却愣是被温体仁先声夺人!

        旧事重提。

        把这个江南文宗打下深渊,天启崇祯一直不得重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官场的某些手段,历来是古今通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现代官场都还把古代的某些官场学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奉为金科玉律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弹劾别人的老手,奏折也和八股文一样,是有很大学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开指责和换个方式提出来,效果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无悔擦觉不对劲:“如此一来,我们岂不是奸佞小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贾斯文笑道:“方兄不可自误,只是个比喻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戳穿贾琮的虚伪面目,我等哪里不是正人君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无悔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安掴和贾斯文是同乡,同样是浙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在这场斗争中,同乡关系都被他抛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~~~~~

        贾琮迷迷糊糊地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习惯性和固有记忆似乎在提醒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地还是家里的卧室,拔步床边走几步,就有便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摸摸床沿,却不是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睁开眼睛坐起,看看凌乱的床单!

        以及上面各种液体干燥下来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宣示出昨晚的战况是多么激烈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下还有一棵棵细长的头发,贾琮拾起来放到手心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出神地想了一会儿,头昏脑涨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是人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尤氏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脑海中电影般的放过一幕幕画面!

        扑面而来的体香、成熟柔软的娇躯。

        茂密的丛林、傲人的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一次次的打击,从而上下摇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久旷多年的老房子,一点就能着火!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会不会自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忽然想到此时处境不同现代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现代,玩了也就玩了,几乎不算事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尤氏那个小女人的性子,可看不出刚烈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找时间再去看看.......眼看着都要成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他喵又算个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想到了许多善后事宜,但他脑袋还有点晕眩!

        所幸只是一点后遗症,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    快节奏地起身穿中衣、穿靴子、穿长袍。

        对着镜子整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去浴桶洗了把凉水脸,觉得清醒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待洗漱完毕,走到门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昨晚就在这里撕开了尤氏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现在这样干净?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真是走得干脆,不知道有几个知情者呢?

        迷迷糊糊,他想起那样一个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晨起来,女人在床上哭泣!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点燃一支烟,吐出烟圈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出自己也不相信的话: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要负责呢?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摩挲着下巴,无论如何!

        他想着要去看看尤氏的,若是这样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都有点看不起自己,更何况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他对尤氏本来就有一点好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多想也是自寻烦恼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我的所作所为,早就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自欺欺人地给自己找了个合理借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心安理得地出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穿堂,碰上黄俊郎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见他面色很正常,看来他们是不知道的!

        据他所知,黄俊郎有些老不正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知道也能察觉一二!

        贾琮便有所放心,这种事如果传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他和尤氏都不好,还好此地只是一个书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像大宅门,听风就是雨。

        黄俊郎打了招呼,走几步又回头道:“公子,香菱姑娘还在楼上客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点头上楼,这一定是邢蚰烟的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及此处,忽地想到了黛玉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难得地生出那么一点点愧疚,继而又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发达了!不风流的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不风流的,不是不想、而是没有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国无论古代现代,甭管老百姓多么穷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要保证一部分官员有酒喝、有情人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张红霞一介女子!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能够玩遍川蜀数十个官员,还导致他们落马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找到房间,敲了敲门,少顷房门向里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香菱惊喜道:“爷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似乎想抱过来,但又不敢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微微一笑,主动抱住这个娇憨的美丫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菱靠在他肩膀上呼吸,幸福感动之余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为女人的直觉,却让她闻到了一股胭脂水粉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昨晚的贾琮甚是粗暴,尤氏那时可是没有卸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脸上、嘴上都有胭脂水粉,一大早贾琮才洗干净了!

        贾宝玉喜欢吃胭脂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则是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点讨厌女人擦胭脂,操作就不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和晴雯亲热,他都会要求先卸妆。

        香菱看破不说破,美眸转了一转,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昨晚出去风流了呢......我要不要告诉林姑娘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我早一点,也许我就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香菱内心天人交战,一边害怕初夜的疼痛阴影,一边失落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美人,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摸了摸香菱吹弹可破的脸颊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会不自觉地想起秦可卿的容貌。

        香菱已经十八岁了,熟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琮爷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香菱想说自己不是小美人,她已经不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有几岁,下了楼才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琮爷,我很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明亮的眼神,纯洁地盯着香菱胸脯,逡巡一圈!

        赞叹道:“是不小了,香菱是大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他毫不掩饰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香菱羞涩地把头低下来,几乎要埋进胸脯里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爷......好无耻啊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她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前院。

        香菱才发现自家爷有点神思不属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问铁牛、曹达华昨晚夜间可发现有人行走?

        他两个一个劲地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却知道尤氏定然天不亮便坐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门是锁起来的,要叫人开门!

        铁牛、曹达华有可能知道,也有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帮着守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也或许他们偷懒了,没看见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他们知不知道,这两个是心腹,不像多嘴丫鬟!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段又严厉,应不至于传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尤氏往常便住过兰陵书店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贾琮权势越大,就算有风言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拿不出实证,也危及不到他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修齐治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官员的名声,对前途实在太重要了!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大明朝的一个官员,有人告他“蒸妾杖母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并没有确凿证据,崇祯不由分说,就把他活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当然不希望他和堂嫂的事情传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但他有危险,尤氏也会没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对权力愈发热衷和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!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反对他的,都是纸老虎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一天,还要等多久......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想着这些,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!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院子堂屋,他掀帘看向里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晴雯、小红两个正在清点春节、元宵节的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晴雯过来给他换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香菱乖巧地也去整理礼物,脱了贾琮外袍!

        晴雯不着痕迹地拿到鼻端闻了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狐疑地看了眼贾琮,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却习惯了她性子,放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看见人家有了喜,埋怨我不争气?

        晴雯今晚一定叫你满意,让你的小蛮腰在上面抖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越说越不着调。

        晴雯啐了一口,霞飞双颊地掀帘子出去,不理他了!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暗暗好笑,让晴雯在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简直就是一个电动小马达啊!

        不用他掌握平衡,开得稳当当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晴雯储油量不多,最多半小时就熄火了!

        她身子娇弱,不能让贾琮真正尽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得让这丫头多吃点,不然怎么能得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邢岫烟是贾琮的表姐,但这个表姐只是名义上的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邢夫人是嫡母,是母亲,从那边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却没有任何一点的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吴江盛泽的那段经历,对于贾琮来说是无可无不可的!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此番试探,表示岫烟并不抗拒,那他自然也乐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林黛玉是大家闺秀,那么邢岫烟则是小家碧玉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有这么个小家碧玉、会处事、能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巴不得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还是能看得出来岫烟对做妾始终有点抗拒!

        不然也不会拉扯这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妾就是主子的私人物品,可以随意买卖、交换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邢母和邢夫人已经商量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朝阳门码头,邢母故意干咳一声!

        催邢忠先行一步上船,小厮们陆陆续续往甲板搬运货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打知道定下这桩亲事,邢岫烟愈发不好意思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摸了摸宽敞的袖子:“这是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岫烟看见以自己名字刊刻出来的一本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高兴了一下,忽然眼神黯淡,偏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把同一种礼物,送给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什么意思吗?你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汗颜,翻开书本解释道:“这本是不同的,有插图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我亲自吩咐技艺精湛的刻工,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也是你诗作少,便配上几幅插图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岫烟低头捏住书本看,这样就变成了一人执一半!

        初春时节,堤岸杨柳依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男一女的情节,也仿佛到了春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头便是她的那首;“咏红梅花得红字”:

        桃未芳菲杏未红,冲寒先已笑东风。

        魂飞庾岭春难辨,霞隔罗浮梦未通。

        绿萼添妆融宝炬,缟仙扶醉跨残红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岂是寻常色,浓淡由他冰雪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插图大约占了这本书的百分之七十!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岫烟私下的一些诗作,很像建阳书坊为了赚钱粗制滥造的水浒。

        画中一仕女穿梭梅岭还有几幅是江南烟雨、粉墙黛瓦。

        邢岫烟便不生气了,把书本收进袖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妙玉算是我老师,也是我知交,她性子怪癖。

        恐怕大观园也待不长久,但毕竟有恩于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若有麻烦,请你帮帮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笑了笑:“妙玉肯不肯见我都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岫烟想了想:“话虽如此,你就当是帮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却不知道妙玉和宝玉的那一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邢岫烟未进京,刘姥姥二进大观园!

        妙玉给宝玉喝茶,用的杯子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想而知妙玉这个举动便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在佛门,心在尘世!

        妙玉的洁癖可谓极致了,却可以让宝玉用自己喝茶用的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掩饰她自己的这种内心,妙玉还说宝玉应该谢黛玉她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来是请姑娘们喝茶,宝玉不过捎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呢?

        妙玉之所以请黛玉、宝钗进来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为了让宝玉进来~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心,真是海底针呐!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说这些?邢姐姐不再说点别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眨了眨眼道,这姑娘性子真是恬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听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”邢岫烟眼眸一低:“保重,你能照顾好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船只起锚离岸,渐行渐远!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挠挠头,苦叹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多了也是周转不开,尤家那个还没解决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回东门城洞,又顺着街道行向南城!

        尤家的地址还是铁牛打听来的,入目只见是一条比较陈旧的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各个宅门的枝叶都伸出墙外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达华吭哧吭哧地最后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道:“有没有人跟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方圆几里都不会有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的看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铁牛献殷勤道:“这条巷子也查明了,多是外省来的客人租赁的!

        不行保甲之法,只是南城兵马司负责巡查。

        多有客商居住,巷子走到尾有羁押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担心邻里左右的耳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摸摸鼻子,怎么搞得好像大明星偷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防范狗仔队偷拍似的?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子心中大定,又叫曹达华去敲木门!

        嘭嘭嘭地敲了三回,开门便是青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丫头脸色郁郁寡欢,赶忙行礼迎进去,请到客厅!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打量四合院,分明是重新装修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搭上兰陵书店,尤家也不至于太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琮三爷,大奶奶说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儿不敢抬眼睛看这个昔日的主子爷。

        琮三爷再也不是那个有些讨人厌的小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几天老在担心!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自己知道了琮三爷、大奶奶苟合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他们杀人灭口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 贾琮脸色难得地尴尬,看样子尤氏还在气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故意喝了几口茶:“不碍事,你回一声我来过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又使眼色叫铁牛赏她半吊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得出来这姑娘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主仆三人便离开了,却不回家!

        找了附近的河边摊点开吃,只等黄昏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